S11比赛下注

S11比赛下注

S11比赛下注 > 都市小说 > 盛夏光年+番外 > 第51章 归期

第51章 归期(第1/3页)

    一秒记住【S11比赛下注.www.bqg74.com】

    紧挨在顾瑾年电话后的,是慕阮阮的电话,电话被接通的时候,她那边明显正忙着,背景音里什么声音都有,摄影机布置机位的争吵,来来回回的脚步声,还有化妆师追着她说“慕老师,眼线刚上了半边”的叫喊。

    吵吵嚷嚷,寂夏都听得一清二楚。

    可慕阮阮这会儿什么也顾不上,她带着半边的妆,一头钻进了房车,上车前还记得跟场上的工作人员道了声歉,

    “不好意思各位,我要先打个电话。”

    等四周变得安静下来后,她没给寂夏开口的余地,直接问,

    “你拿失语蝉的账号为我说话了?”

    “托互联网的福,现在的消息传得太快。”寂夏故意开玩笑道,“想背地里做点好事太难了,这让雷锋怎么办。”

    “托互联网的福,”慕阮阮像是在咬牙,“我还知道那些骂我的人,现在还跑到你账号下集体攻击去了。”

    “唔,也正常。”寂夏语气似乎还挺骄傲,“毕竟失语蝉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号,能被这些粉丝集火,说明我还是挺有影响力的。”

    “你不该卷到这件事里来的。”慕阮阮沉默了一会,“你不知道粉圈的人撕起来有多可怕,他们才不管你说的东西是不是事实,有没有道理。他们只管怎么样骂最难听,怎么样骂起来最能伤害到你。”

    “你热爱写东西,他们就要来骂你的文章。”她渐渐提高了音量,像是急不可耐地要跟一个无知者讲清楚这件事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

    “别人还可能不知道,可我太清楚这个对你有多重要。要是你以后每次发点东西,就有人阴阳怪气地说你故事里一股铜臭,乱蹭热度哗众取宠,那时候你要怎么办?”

    慕阮阮太清楚写东西这件事对寂夏来说意味着什么。

    寂夏动笔的那个阶段,是刚上大学的那一会,她的生活像刚淋过一场大雨。跟在父母离婚的消息后,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初恋。她在最需要一点能信任感情的力量的时候,裴越一声不吭去了国外,她用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却没能要来一个答案。

    那时候慕阮阮跟着闻商连上了另一所城市的大学,对寂夏的事鞭长莫及。

    唯一能做的,就是偶尔逃两节周五的课,周末偷偷跑去寂夏的宿舍陪她。那时候她经常窝在寂夏的床上,看着她坐在小书桌前码一天的字,还嘲笑过她是不是要跟电脑谈恋爱。

    她这句话才好不容易让寂夏从屏幕前抬了头,一本正经地跟她辩驳道,

    “我的读者可比男朋友可爱多了。”

    后来她一点点地积攒了一点名气,粉丝涨的也很快,刚好慕阮阮在那个时候接了两三个商戏,和她讲过一些影视创作中,因为多方意见被改得支离破碎的剧情,寂夏听后若有所思地跟她说,

    “那我还是不考虑卖影视版权的事了。”

    慕阮阮不明所以地接了句,“但现在的版权费可不少。”

    “那也算了。”寂夏没改变她的决定,“感觉舍不得笔下的那些人生被改来改去。”

    人在自己看重的事物上,总是格外慎重,又顾虑很多。

    可寂夏把这么小心对待的事情,拿来参与她的困局。

    “这你可太小瞧你闺蜜的心理素质了。”可能是因为慕阮阮的语气,听起来比她自己遭遇这事的时候还要糟糕得多,寂夏连忙安慰她,

    “之前我摸过的一个短篇故事,男主在爱上女主之前和初恋爱情长跑了很多年,我写到这段回忆的时候底下负面的评论也不少,但我不也是照着原来的思路写完了。这些影响不到我的,你放心。”

    “那不一样。这不是你心理素质的问题。”慕阮阮没理会房车外的敲门声,她说得很固执,

    “是你本来压根儿不用惹上这些糟心事的。”

    是连坐,是池鱼之殃。

    “怎么不一样?”寂夏笑了一声,“我的树洞重要,你也重要,所以没事的阮阮。”

    她字字说得很轻,

    “我的闺蜜在挨骂,就算我做不了太多,至少可以跟你一起站在骂声里吧。”

    寂夏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却也不是真的可以完全忽视过程中那些艰涩的情绪。

    比如看到已经显示999+还在不断增加的私信。

    比如看到评论区里,一直陪伴她的读者因为替她说话被围攻。

    再比如,一个蹲过她填坑的老粉突然给她发来一条消息。

    “大大,看了你的文挺久的,一直很喜欢你的故事。但我不太懂你为什么要参与这次粉圈的事。我觉着写手还是应该在世俗中保持清高,才能写出不落俗套的文字。而且我是闻商连的粉丝,这次的事情让我实在很讨厌慕阮阮。决定退坑了,提前跟大大说抱歉了。”

    她的措辞没什么戾气,也很客观。

    可那一百多字的留言,寂夏还是看了十多分钟。

    那些字她每一个都认识,可连在一起的句意却在她脑海中卡了半天壳。寂夏忍不住点开对面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