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1比赛下注

S11比赛下注

S11比赛下注 > 女频小说 > 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 第2章美丽拍档空降

第2章美丽拍档空降(第1/3页)

    一秒记住【S11比赛下注.www.bqg74.com】

    眼睛空洞,目光无神,虚空的深瞳中隐约游离着丝丝微弱的光,距离到达异星的行程还有两个小时,距离得知哥哥失踪的噩耗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时间能改变一切,失踪的人在多年后还能被找回来吗?克里切丝闭上眼祈祷,时间啊,你能够证明这一切吗?

    棺材似的休眠舱盖子滑没,克里切丝爬出遇见了苏醒后第一位进入眼帘的人,似乎有一点陌生貌似有一些熟悉,笔挺的身影有棱有角,洁白的袖口绣着一朵红色的花,清澈的背影中唯有这一点令人感觉到一丝寻常,目光短暂相接触的那一刻,克里切丝记起了这位同在一处的熟悉的一处地方,这不就是那个被拍档称之为脑袋有点问题的警探吗?克里切丝举手试图打个招呼。

    背影依在,却是并没有给人打开心门的背影,或许我该主动些,克里切丝慌乱的把自己整的笔挺一些,匆匆而过,直到距离近到能够看到背影所面对的一面屏幕,漫长的太空旅行会使人忘却很多,克里切丝突然记起此行的目的,这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共同语言。

    “警探,星舰再过两个小时就到异星了,我们会被空降到异星吗?”

    警探似乎早到意料到了克里切丝的想法,但却并没有给出表态,沉默着,沉默着,克里切丝一直在等着警探,看着警探,面前的屏幕显示出来的信息覆盖的满满的,其中的公式与记录框里充满了一个个惊叹号,还有许多的问号,直到一条简讯突然弹出,警探才回过身面对克里切丝。

    “克里切丝,关于你哥哥的处境,我感到很遗憾,但其中的原因你有必要明白,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原因?真有必要知道原因吗?为什么警探要附加这些问题,难道其中有营救哥哥的答案,克里切丝渐渐想到了异星内情理中会存在的价值,多年前曾有人预言,人类所有问题的根源就是必要的持续性资源预判和规律性价值提升,这些问题的答案应该都会在星际空间中找得到。这次来异星的星际舰队很大,破天荒的还有一座全系统太空工厂,想必是由于异星中的答案太诱人,所以这次异星之旅的时间,会很长。

    警探看到克里切丝似乎有所感应到的神情,狠狠的瞪了一眼,把克里切丝吓得拉回思绪,回来神来,小心翼翼的保留了对异星情况的怀疑和所猜想到的情况。

    “警探,你要带我去哪儿?”

    一路上出人意料的宁静,警探的沉默,克里切丝的保守,两者之间形成了一股很寻常的默契,警探一点不着急的走着,却毫不犹豫的踢飞了一道装修豪华的镂金镶钻舱门,门牌上金字银底的写着财神办公室,想到到现在还有人这么迷信,这么狂热,竟保留着千万年前的财神虚名,克里切丝很好奇门后室内的人会是谁。

    “你怎么现在才来?简讯不是说了么,十分钟之内过来,你迟到了十分钟啊,你知道这十分钟星际舰队耗费了多少钱?意味着投入的回报又离我远了十分钟!”

    急不可耐的怪老头,俗得无药可救的铁算盘,克里切丝心里有些不自然,因为这样的人虽然怪又俗,却又怪得那么理直气壮,俗得能够通情达理,竟然丝毫没有追究警探所踢飞的那道价值不菲的门。

    哇啦哇啦满嘴星际投资生财之道的怪老头似乎永远也不会怀疑这门学问的合理性,直到警探无情的作势要走,怪老头才连忙停止嚼动那张早该闭上的嘴,同时,克里切丝敏锐的感觉到怪老头那不屑瞟人的眼神,正感觉有些不自在,是否该回避时,怪老头作手势留住了克里切丝。

    “克里切丝,你是我在这次异星投资中最无收益的一笔,你要知道,这全是因为你哥哥。但是这不重要,看到这美丽的石头吗?只要有一艘星舰能载满这石头而回归总部,那所有天文数字的投入就都变得不值一提,以你的财商能明白吗?”

    真是奇怪的蓝色石头,为什么会被精美纹路的玻璃管装着?上面又为什么会有显目的生化标记?初次见到这样的石头,克里切丝就想到了,异星中正在发生的一切,应该都与这种矿石有关,所以哥哥的失踪与这种矿石有着密切的联系,但克里切丝更愿意相信找到哥哥的意义比满载这矿石而回归总部的星舰这样的意义更来的有意义。

    “你说得都对,那我该怎么做?”

    怪老头尽管精通种种生财之道,财富密码,致富法则,却并不熟通人意,克里切丝的表现完全不似一位心灵相通的同类,算了,还是相信那清澈的眼神吧,怪老头微微点着头。

    “异星正由蜥蜴人统治着,你该混入其中,建立人类与蜥蜴人的友谊,这样就好办了,那样也就好办了,怎么样就都好办了,知道怎么取得蜥蜴人的信任吗?”

    蜥蜴人?真是奇怪的生命,或许蜥蜴人还觉得人类的生命才奇怪,克里切丝想着时间不多,便赶忙点头。

    “知道!”

    一心要大钱钱的怪老头满意了,警探也对克里切丝的表现认同了,在星舰准备投放空降舱的时候,克里切丝用心的注视着静候着陆的警探,这位内心中积压着秘密的警探为什么总试图使沉默变得有意义,又总是使用暴力冲动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